如何在已经叠加出来和展现出来的不良资产中,无论是已经显现出来的流动性的问题还是金融风险的问题和映射出来的职工的工资、职工的稳定这种社会问题,还有企业运营不良之后对经营债权人产生的经营困惑的问题,这些一定对对手方和对方是未来,如果我们能够有一个战略,重组成功之后,叠加产生出来的投资和新的行业整合之后就会涅盘重生。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在不良资产参与的角度本质是时间换空间的过程,也就是时间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当你的时间拉到N的时候,无论是银行债权人投资的资本金还是经营的债权人,都会在时间的累计下实现回本,实现平衡。时机的把握,包括投资的调整很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掌握不良资产投资的特点毋庸置疑,我觉得还是满足了投资的特点,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是在经济下行期,对不良资产的建仓为整个上升周期取得跨周期的收益是一个基础,没有前期的建仓哪有秋后的收获。 整个投资行为是有利于补充资产配置,为了未来获得高风险和高收益。这个过程中会运用到综合的金融工具,无论是以前不良资产产生的过程,在整个投资环境越来越宽松的情况下,市场的运作吸引了很多投资者蜂拥而入,随着时间的发展和时间轴的递延,资产慢慢会从一个高估值回归理性。去杠杆之后,尤其是现在金融去杠杆之后,现在是大年,未来长期的趋势来看,可能不良率也会有所下降,不良资产在构建一个新的淘金场。 不良资产处置上,以前可能各家银行都是一个低买高卖的过程,随着发展开始博取平衡,之后随着资产情况越来越复杂,会叠加整个处理的周期加长。 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有一些思考和回馈,从企业的角度来看。第一个是说不良资产的形成,首先是有不明智的信贷。我们看到太多企业债务的余额和债务的结构其实是超过了自身的产业需求和产业驾驭,甚至是几倍、几十倍的概念,所以不明智的信贷是产生的基础。 紧接着就出现了无法偿还债务的公司。 第三个才是靠债务重组的体制和机制去处理。大家都认为前两点在中国已经出现了,现在我们需要处理的就是如何用更好的体制和机制,处理的过程对于企业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是管理投资的心态,第二个是平衡价格和价值的关系。不良资产的状态下很难说是没有瑕疵的,甚至瑕疵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怎么去估值,如何为未来打下一个基础,在这里既要有逆向投资的概念,对自身的认知和对标的公司的认知要有合理预期的概念,认识到预测的局限性。 整个考量的时候,风险是个最重要的词,而风险的角度又很多,从识别风险到理解风险到控制风险,如何让这个长期投资的过程是控制风险,而不是简单地在这个过程中的冒进,是每一个产业投资者需要随时去提醒自己和随时去把握的。香港王中王网站,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免费资料。